时隔两年再来上海,Ian Bostridge对这套Zender改编版的“冬之旅”的诠释,美得几乎叫我忘记了那种不讨喜而带隔膜的多媒体形式,而原版舒伯特的套曲正是当时我第一次接触艺术歌曲所着迷的。今晚舞台上呈现的是诗人对爱情的影像分析,它必须连绵不绝地深入到迷恋的本质,其中对德国表现主义艺术与早期默片的借鉴与致敬是显而易见的,这种尝试也以沉默慢慢道出,某些看似断裂的实验精神,恰恰会从传统的深入中汲取诸多元素,如演出的标题所依据的命名,"Anatomy of an Obsession",这种疯狂不仅属于在电影史上失常的“卡里加利博士”(同样,以影片做灵感所延伸的爵士配曲,再先锋都无法打碎原片的内核:见Mark Dresser《The Cabinet of Dr. Caligari》https://www.xiami.com/album/162810),它属于那个寻找歇息之地,抖落雪水,渴望爱人的臂弯而被迫上路的人,从异乎寻常的拼接处另辟蹊径的旅人,或是,怜悯世人而与自己的柔弱天性作战的预言者,那棵寂静的菩提树正是他的存在的力证(The black mirror)。#随想#

评论